不是医生也不是护士,百名“呼吸治疗师”在湖北做了什么? _烩银耳网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kbd id='lQUwz'></kbd><address id='kpeQK'><style id='5RCIV'></style></address><button id='luFN6'></button>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日报 > 国际网络新闻 >

          不是医生也不是护士,百名“呼吸治疗师”在湖北做了什么?

          点击:64280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从全国各地支援湖北的数万名医护人员中,有一百多名“呼吸治疗师”,他们不是传统的医生或者护士,治疗的主要理念也不是用药,那么他们究竟是怎样工作的?能在重症患者的治疗中发挥什么作用?

            呼吸治疗师们不止会安装呼吸机,更要会用 二月初,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的呼吸治疗师夏金根到武汉之后,解决的一个问题是:呼吸机的接口适配。

            夏金根:“我们从北京运过来几台呼吸机,但是到这边来之后,发现根本就不能用,就是因为很小的一个地方,一个空气压缩泵的接头不对。如果不是专职的呼吸治疗师,对设备不了解的话,可能会费很多的工夫。”

            对于呼吸机,呼吸治疗师们当然不止会安装,更要会用。这个“会用”,也绝不只是打开开关那么简单。在湖北荆门市第一人民医院,来自浙江大学附属邵逸夫医院的呼吸治疗师徐培峰面前,呼吸机显示屏上有跳动的波形和数值,他要根据这些信息,调节呼吸机的运行参数,跟患者的肺形成良性互动。

            徐培峰:“呼吸运动完全是由力来驱动的,我们是把肺看成是一个力学模型,你要知道一个患者的肺的力学状态是什么样的,再来设计呼吸机的参数,给他一个更好的支持。”

            

            呼吸治疗师根据患者情况操作呼吸机,调整参数徐大夫提到了物理中的“力学”,呼吸治疗师的独特疗效不是来自药品的化学反应,而是包括呼吸机在内的呼吸支持系统与患者肺部之间的物理关系。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呼吸治疗师倪忠:“它涉及到很多方面,除了我们临床的一些病理、生理的一个因素,还涉及到呼吸机相关力学的监测,还有包括机子上去以后,人机之间的相互的作用。如果用得好,可以对生命进行一个支撑,用得不好,可能就会对肺是一个进一步的损伤。”

            因此,呼吸机不是开得越猛越好,也不是用得越久越好。徐培峰说,呼吸治疗师每天都会评估患者是否可以脱离呼吸机,靠自己的肺部机能来呼吸。

            徐培峰:“我们每天都会去做这样的一个评估,有详细的评估表单。这样每天我都能知道肺的力学在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呼吸肌的肌力有没有恢复过来,能不能够撤离呼吸机。”

            合理使用呼吸机重症患者气管插管要及时 除了合理使用呼吸机,徐培峰也呼吁,重症患者气管插管要及时。对于有报道提及插管产生的气溶胶传播风险,徐培峰说,其实很容易防范。

            徐培峰:“其实插管之后是非常安全的,比不插管的病人更安全。因为我们有专门的病毒过滤器,对这样的一些病人,我可以过滤送进去的气体,也可以过滤他呼出来的气体,这样的话99%以上他呼出来的气体全部都不会被呼到空气里面。”

            记者:“您说的这一套技术其实是通常都会使用的吗?还是说一部分技术设备先进的医院或者医生才可以做?”

            徐培峰:“病毒过滤器其实是非常常用的,基本上县级医院只要是有ICU的医院都有这个东西,但是很少有人会在呼出气的这一个末端再加一个这个东西。这样的一些小的应用,可能机器内部结构不是很了解的时候,不会去想到可以这样去做,但对我们呼吸治疗师来讲,其实是非常容易想到的。”

            

            徐培峰与患者交流

            呼吸治疗师的技能也不单是运用呼吸机。针对新冠肺炎患者肺部炎症导致的痰液堵塞,他们还有细致的排痰手法。

            徐培峰:“如果让护士去做,可能比方说把人翻起来,然后往背上拍两下,或者说‘来大叔你咳一咳’或者什么就完事了。但是如果是一个呼吸治疗师去做的话,那完全就不一样了。首先我要知道你是肺泡内的痰出不来,还是终末气管内的痰出不来,还是大气道内的痰出不来。有些地方你光靠拍没有用的,我们可以有十几种办法来针对一个病人的痰液的困难。”

            

            夏金根为患者拔除气管插管操作

            这些操作、应用的能力,让呼吸治疗师不像医生,也不像护士,在这次新冠肺炎的救治中,能发挥独特的作用。十多天前,浙江对口支援荆门的队伍出发,浙江大学附属邵逸夫医院35人的团队中专门安排了4名呼吸治疗师。

            医院呼吸治疗科主任葛慧青:“呼吸科或者重症原来兼顾着做的事儿,现在是专业人员来做。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医疗上面还有一句话叫做‘细节决定成败’,如果有一些马虎或者没有做到位的话,可能病人的预后是完全不一样的。”

            

            葛慧青(左一)和同事们

            救治患者的同时

            呼吸治疗师们也普及专业知识

            夏金根、徐培峰和倪忠都毕业于四川大学华西临床医学院的呼吸治疗专业,是中国大陆最早开设的呼吸治疗专业,但十几年来从这里毕业的学生只有两百多人。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他们目前经历过最严重的公共卫生事件,处理的过程中,也要面临课本上没有学过,临床经验中也没有遇到过的具体问题。倪忠刚到武汉的时候,患者吸氧需求大,医院设在病床旁墙壁上的氧气接口供氧能力不足。

            倪忠:“因为氧压和氧气的浓度不够,很多病人氧饱和度非常低,就完全是一个缺氧状况,单纯地去给鼻导管或者是一些相关的支撑方式是维持不住的。我们可能就会额外地在旁边再配一个很大的氧气筒,给一个钢瓶的给氧,或者是钢瓶这边再连一个呼吸机给氧,两个吸氧方式来结合起来,给病人提供最高的给氧浓度,相当于是两个氧源同时在供氧。以前的话我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方式。”

            

            倪忠(左)和同事推着呼吸机,准备为一名重症患者开展呼吸支持。

            国内很多大医院没有的新设备,也在这里开始运用。在浙江大学附属邵逸夫医院对口支援的荆门市第一人民医院,呼吸机上加装了数据采集装置,并通过网络连通到中央监护站,医护人员在污染区、清洁区甚至驻地,都可以通过一个屏幕,看到所有十多台联网呼吸机的实时状态,及时提出治疗方案。

            

            工程师李冰进入污染区安装调试设备,也要“全副武装”。

            在救治患者的同时,呼吸治疗师们也向受援助医院的医护人员普及呼吸治疗的专业知识。

            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呼吸治疗师夏金根:“因为很多医护人员对呼吸治疗这一块不是太熟悉,所以我们每天晚上还有一些培训,其中就有一些呼吸治疗的内容,比如说今天晚上就有这样的培训。”

            浙江大学附属邵逸夫医院的呼吸治疗师就在荆门市第一人民医院收了5名护士做“徒弟”。

            葛慧青:“两个男生三个女生。也有临床大夫说能不能额外有一些培训课程,大家一起来学习。这样的话后续的病人管理能够有延续性。”

            疫情之外,呼吸治疗师对于日常的慢病治疗、呼吸康复都可以发挥独特作用。“呼吸治疗师”去年年底出现在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职业技能鉴定中心的新职业信息公示当中,预计近期正式发布。

            

            新职业信息公示中,对呼吸治疗师的描述

            总台央广记者:白杰戈

            新媒体编辑:孙雪

          【编辑:张燕玲】
          顶一下
          (25971)
          踩一下
          (66332)
          ------分隔线----------------------------
          ------分隔线----------------------------
          热点内容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